第七十三章 什么情况?!


小说:我必将加冕为王   作者:空痕鬼彻   类别:史诗奇幻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滚烫的铅弹从后背命中安森的胸腔,在胸口炸开一个巨大的血洞;暗红色的血浆掺杂着碎肉和骨渣,随跪倒的身影倾洒在地板上。
  趴在自己的血泊中,迅速冰冷的身体随不断溢出鲜血微微抽搐着,侧趴在血浆中的脸上双瞳已经完全扩散,左手完全放松,右手被压在身下,保持着最后一刻回首时惊愕的姿势。
  南部军团副司令,风暴师师长,陆军上校安森·巴赫……
  又死了。
  光线黯淡的房间内,一个高瘦的身影推门走进房间,谨慎的关上了房门,借书桌上煤油灯的微弱光芒打量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和满地的血污。
  迟疑了片刻后,高瘦的身影先是蹲在之前精灵施法者的身体上,飞快的在尸体上摸索了一阵,小心翼翼的取走了一枚镶嵌着红宝石的纯金戒指。
  “哈哈。”
  就在将要起身的瞬间,望着精灵施法者尸体的高瘦身影突然笑出了声:
  “真没想到…那么厉害的路斯恩,居然也有失手的时候。”
  略带磁性的笑声,在空荡荡的房间内回荡。
  嘲笑同伴的时候,高瘦的身影还不忘了盯着地上另一具一动不动的尸体;警惕的他始终和尸体保持着距离,尽量让现场看起来像对方和刺客同归于尽一样。
  死寂的房间内,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再三确认安森身上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生命反应后,微微颔首的他转身背对着尸体,有条不紊的用手帕擦掉了自己留下的痕迹,不再做任何过多停留,准备直接跑路。
  嗯?!
  拉开门的瞬间,高瘦身影突然一顿,某种无法言喻的恶感从胸口袭来。
  怔在原地的他先是保持不动,紧接着猛地扭头望向身后!
  然后……
  什么也没有!
  微弱的煤油灯光下,空荡荡的房间内除了一张书桌,一张床和路斯恩的尸体外,什么也没有。
  高瘦身影长舒口气,脸上露出了些许自嘲的笑容,摇头迈步离开。
  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
  而就在他惊醒的刹那,背后响起了枪声。
  “砰!”
  枪焰亮起的同时,高瘦黑影猛地俯身,向一侧闪避;滚烫的铅弹在他左肩撕开一道裂痕,喷出的血雾洒在了门上。
  一枪未中的安森面无表情的扶了扶脸上的单片眼镜,继续对准高瘦身影扣动着扳机。
  “砰!砰!砰!砰!砰!”
  高瘦身影在空旷的房间内不断翻滚,滑步,侧身闪避,靠着惊人的灵活不断躲开追击而来的铅弹,身后不断传来门板和墙壁被轰碎的声响。
  与此同时,他的注意力始终在安森右手的“匕首”左轮上,不断闪躲的同时也让自己始终保持在距离房门之内的范围之中。
  很快,当最后一发铅弹从怒吼的枪口射出后,安森手中的左轮发出了轻轻的“咔嗒”的声响。
  那是弹仓空转的声音!
  瞳孔骤缩的高瘦身影猛地一跃而起,将安森扔在脑后,不顾一切的朝房门扑去。
  刺杀计划已经暴露,现在最重要的是跑路!
  就在他扭头冲刺的瞬间,眼角的余光看到安森仍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空出来的左手伸入怀中,掏出了一个…烟斗似的东西。
  下一秒,即将夺门而出的高瘦身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沉闷的,像是有什么爆开的声响。
  呼——
  浓密的烟雾,就在高瘦身影冲出门的最后一刻,封闭了他全部的视野。
  几乎就在同时,撕裂空气的尖啸从他身后袭来。
  “铛!”
  细长的刺刀和刺客的右拳撞在了一起,发出金属碰撞般的声响,没有在肌肤表面留下任何的伤口。
  他是个血法师?!
  感受着左手传来的恐怖力道,咬着蒸汽烟斗的安森差点儿握不住手中的刀柄——自己可是刚刚从濒死状态开启血脉之力,身体素质正处于绝对的巅峰状态,一拳下去应该连门板也能打个对穿的。
  伊瑟尔精灵的血法师,都这么恐怖的吗?
  金属碰撞炸开的火光还未散落,高瘦的身影就已经撕开迷雾,表情狰狞的向安森袭来。
  靠着咒法师强大的距离感,安森抢在脑袋被锤爆的最后一秒闪开,右手握着打空子弹的“匕首”枪管,狠狠砸向刺客的右膝盖。
  “铛!”
  伴随着迸裂的火光,金属碰撞的音符再次响起;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巨响中还夹杂了清脆的骨裂声。
  挥落枪柄的瞬间,安森还在上面拓印了。
  那一刻,高瘦身影猛地睁大眼睛,看向安森的表情中充满了震惊。
  但这并没有让刺客放缓动作,右腿落地的瞬间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同时对安森打出一记无比凶狠的摆拳。
  “铛!”
  狂暴的力量不可阻挡的袭来,右手紧握的“匕首”左轮直接脱手飞了出去,同时让安森的身体失去平衡,踉跄着后退。
  高瘦身影立刻抓住了他这一瞬间的破绽,攥紧的右拳发出撕扯空气的尖啸,刺向安森的面门。
  轰——
  爆裂般的声响在空气间回荡,戴着单片眼镜的安森就在将被爆头的前一刻,从刺客的视野里…消失了。
  嗯?!
  错愕的刺客一愣,挥空的右拳停在了原地。
  几乎是同一瞬,左轮弹仓转动的“咔嗒”声在他背后响起。
  没有任何犹豫,高瘦身影果断向身侧闪避。
  但下一秒,他并没有听到任何枪响;浓密的烟雾中,安静的只有他自己的心跳声。
  他要逃跑?!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瞬间,站在浓雾中的高瘦身影先是一怔;他没有立刻搜捕逃跑的安森,而是扭头朝房门的方向狂奔而去。
  相较于完成任务,高瘦的刺客更倾向于跑路——路斯恩已经失败,刚才的枪声已经暴露了自己,再等下去风暴师的士兵就要冲上来了,到时候想跑都跑不掉!
  浓雾能够封闭视野,但却无法阻挡一个血法师野兽般的直觉…只用了五秒,高瘦刺客就找到了那扇紧闭的房门,一把抓住门把手然后……
  他发现自己抓住的并不是门把手。
  黏在原本门把手位置上的“圆柱状物体”,是一枚手榴弹。
  一枚正在冒烟的手榴弹。
  刺客的表情瞬间凝固。
  “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让整个房间都摇晃起来,金红色的火舌卷起气浪,如同攻城锤般将刺客直接撞飞出去。
  “咚!”
  拽着残影的刺客重重砸在身后的墙上,能抗住十二磅加农炮轰击的墙面被撞得崩裂开来,瓦砾飞溅。
  因为安森不仅在门上留下了一个点燃引线的手榴弹,还在上面拓印了一个。
  这个咒魔法是的升级版,在操控范围内能凭空升起一团火焰,并且可以精准的控制燃烧的范围、方向和烈度。
  于是安森留给了刺客一个堪比十二磅加农炮的“惊喜”。
  浓烟弥漫的房间内,满身烧焦烧焦痕迹的刺客瘫倒在堆满瓦砾的角落里,右臂已经彻底烧成焦炭并且断裂开来,但胸口依然微微在微微起伏,并未死去。
  碳化的肌肤不断脱落,暴露在外的伤口内血肉剧烈蠕动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再有十分钟,濒死的他就能再次毫发无伤的从原地站起来。
  但在看到烟雾中隐约可见,戴着单片眼镜叼着烟斗的身影向自己走来时,刺客就明白自己没有十分钟了。
  “砰!”
  吞云吐雾的安森走到挣扎着想要反抗的刺客面前,猛地一脚踹在他胸口;也许是因为受重创太过虚弱的缘故,刺客的胸口传来清脆的骨裂声,暗红色的血浆从嘴里喷涌而出。
  陷在瓦砾堆中的刺客浑身一震,正想要说什么,就看到安森右手向下反握着刺刀刀柄,瞪大的眼睛瞳孔瞬间一缩。
  “等、等等!等一下、我…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房间内响起。
  狭长的刺刀非常顺利的捅了进去,瞪大的眼球像水泡似的炸开,变成一滩碎肉,顺着血浆一起从眼眶中溢出。
  紧接着,惨叫声戛然而止——染血的刺刀直接刺穿了刺客的咽喉,顺带着将他的脖子钉在了地上。
  气管被撕开,颈椎被砸断的此刻身体剧烈的抽搐着,拼命地长大嘴巴想要呼吸,只剩两个血洞的眼睛死死“瞪”着安森。
  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张开的嘴里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夹杂着从嘴角溢出的口水和血沫。
  过了一会儿,胸口的起伏渐渐停止,被钉在地上血肉模糊,宛如被焦炭包裹的烂肉似的身体逐渐失去力量,最终彻底失去呼吸。
  面无表情的安森从嘴角拿下烟斗,默默地看着地上那滩不再动弹的血肉,微微眯起了双眼。
  这个精灵施法者,他还没有死!
  血法师的强大之处除了身体的强化之外,就是那强悍到极点的生命力;按照某位审判官的说法,杀死黑法师和咒法师的方法很多,但杀死血法师的方法只有一个。
  彻底打爆他们的脑袋和心脏——甚至仅仅是挖出来或者砍下来都不够!
  所以这个血法师还活着…虽然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反应,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但安森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施法者之间的感应。
  之所以不杀死他,是因为安森必须留一个活口,弄清楚为什么会有伊瑟尔精灵的施法者想要暗杀自己。
  现在的安森因为血脉之力的缘故,完全没有十五分钟前的全部记忆;他最后记得的只有自己想要赶紧回到房间睡一觉,到推门走进房间这个时间点而已。
  再往后的…完全没有印象。
  但墙上的痕迹和刺客之前的“自言自语”给了他一些提示——在激发血脉之力前,自己应该还和另一个叫“路斯恩”的刺客发生过战斗。
  从醒来时的状态判断,自己当时已经开启了“异能”并使用了咒魔法;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就不可能没有注意到门外还有别的潜伏刺客。
  因此当时自己想到的计划应该是这样的:干掉暴露的刺客,假装没有察觉另一个埋伏在暗处的血法师,被对方偷袭一枪“打死”,再伺机将对方生擒。
  如果真是这样,那除了最后一步闹得…呃…动静稍微有点儿大了,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外,整体进行的还是很完美的。
  除此之外,通常情况下除非是万不得已,自己是绝不会使用血脉之力的;因此当时恐怕还有别的因素,导致自己不能拉警报或者召唤卫兵,必须冒一点风险。
  脑海中飞快转动的安森先是将“匿名眼镜”和“蒸汽烟斗”收进怀里,然后在高瘦刺客的“尸体”旁蹲下,在对方身上飞快的摸索起来。
  对方身上只有少许的银币和铜币,一柄像水果刀多过像武器的匕首,一支没有填装弹药的手枪,一个手帕…零零散散的琐碎物品,没有魔法书,更没有任何附魔物品或者看起来很像附魔物品的东西。
  怎么说呢,干净的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他是个施法者。
  还是说这就是血法师的特色?因为他们可能是最不依赖附魔物品的一类施法者了。
  搜了好几遍,也只在他怀里找到了两枚戒指。
  镶嵌着红宝石的纯金戒指。
  凝视着地上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的“尸体”,再三确认对方暂时不会醒过来之后,安森小心翼翼的将两枚戒指藏进了内侧的衣兜。
  拿走“战利品”,站起身的安森又将周围稍微清理了下,抬脚踹烂了已经摇摇欲坠的门板残骸,同时又对着地上两具尸体各开了两枪…尽量掩饰掉房间内被魔法留下的痕迹,尤其是自己留下的那些。
  做完这一切,安森微微松口气的走到只剩半个的书桌旁,捡起没有变成碎片的椅子坐下,从抽屉里拿出盒卷烟,轻轻点亮一支叼在嘴边,掏出怀表看着慢慢转动的表盘,悠闲的等待了起来。
  五分钟后,楼道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被炸得漆黑的门框外探进了卡尔惊慌失措的脸庞:
  “这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