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幕.直抵群星(本章免费)


小说:旧日盗火者   作者:无火的余灰   类别:原生幻想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神圣同盟首都。
  莫纳克亚。
  这座城市位于旧时代的大洋之中,时至今日,依旧可以看到那耸立的火山口在城市中央。
  在火山口附近,一座天文台正注视着苍穹,这便是莫纳克亚天文台。
  对比起诸夏,泛西海,乃至极北,神圣同盟的住民构成也是最特殊的。
  其他三大阵营,多以旧时代尚且存在之时的国家与地区为基础发展,国家之内的文化差异相差不大。
  但神圣同盟,最开始的居民都是一些游荡在荒原的流浪者,已经被毁灭的北美避难所的幸存者,西亚等地区的生还者等。
  他们在已经晋升七阶,成为神祇的,现在被尊称为“主”的那一位升格者的领导下,在这蛮荒的新大陆开辟了自己的家园,成为了第四大势力。
  神圣同盟这里,不但有金发碧眼的白人,还有身材高大的黑人,深色皮肤的黄种人等。
  他们来自旧时代的各个国家,混杂聚居,再加上千年以来的混血和文化交融,已经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氛围。
  神圣同盟一度是自由与开放的代名词。
  但多年前,过于自由开放的氛围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动荡,各个种族的人开始争夺自己的权利,隔阂产生,神圣同盟一度陷入内乱之中,几近开战,直到那一位神祇降临,镇压了暴乱,才让这个国家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从那之后,神圣同盟便以宗教为核心,逐渐严格起来,最终变成了如今四大势力里最为保守的一支。
  莫纳克亚时代广场上,巨大的屏幕正在播放着新闻,新闻的主持人身穿西装,表情严肃。
  “赞美我主。”
  他首先摆出了一个祈祷的手势,随即才开始今天的播报。
  “......在泛西海商业共同体与我国之间举办的【马拉松】于近日落下帷幕,由于途中出现了众多预料之外的意外,因此,本次比赛出现了巨大的伤亡,所以绝大部分的参赛者并未能够完成比赛,最终,顺利抵达终点仅有一人,据悉,这位幸运儿是来自熊猫物流的卢克·瓦伦丁,他不但获得了巨额的奖金,而且还得到了阿特拉斯财团的奖励,以他为原型的角色,即将在游戏《方舟:升格指定》里出场......”
  “......来自泛西海的商人哈沃德·莫里斯在莫纳克亚投资的帝国大厦即将于近日完工,这幢大楼是经济合作开放之后,泛西海的财团在莫纳克亚投资修建的第一幢大楼,哈沃德·莫里斯与克莱因财团的爱丽菲尔·克莱因将会莅临大楼的落成仪式......”
  “......由圣裁庭举办的艺术展览将于近日举办,本次展览中,包括我国各个时期的艺术绘画,雕塑作品将会在神圣大教堂展览,据本台记者消息,这将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艺术展览,许多从未展示过的作品将会首度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异端审判庭近日在新约克市附近破获一起圣职者与非法升格者勾结实施的犯罪,缴获了数件深渊遗物,超凡物品,据悉,本次案件是一起罕见的以网络作为载体的犯罪案件,异端审判庭布局数月,终于在袭名了大侦探福尔摩斯的著名侦探,道尔·巴斯克维尔的帮助下告破,在此,异端审判庭提醒各位,警惕新型网络传教,时刻保持纯正信仰......”
  主持人播报新闻的声音回荡在广场,有人驻足聆听,更多的人则依旧走在自己的道路上。
  时代广场旁边,一间造型古朴的建筑物与周围充满宗教意味的房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建筑周围有铁栅栏,还有值守人员,只不过,这里的值守人员并未穿着神圣同盟风格的长袍,而是精练的绿色军装,长相也偏向黄种人。
  这里是诸夏驻神圣同盟大使馆。
  大使馆之中,人来人往,各人都在忙碌着各人的工作,一片熙熙攘攘。
  一个人走进了大使馆。
  并没有多少人的注意,这个人自如地穿越了守卫是森严的大门,来到大厅,又熟稔地穿过大厅,来到大使馆的后院。
  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们居住的地方便在这里。
  入秋以来,莫纳克亚的寒风也是一阵一阵,院子里的梧桐落下一地金黄,风一吹,便掀起了点点涟漪。
  没有停留,这个人就像是早就知道目的一般,来到宿舍楼。
  “请问竹霜降的房间是哪一间?”
  这个人询问楼下值班的宿舍管理员。
  “5,她自从回来之后就没有再出过房间了。”
  宿舍管理员对这个人的身份并未做怀疑,而是这么答道。
  “哦......”
  这个人轻叹一声,旋即上楼。
  五楼室。
  房间里。
  竹霜降坐在床上,蜷缩在被窝里,房间里开着暖气,有一种催人昏昏欲睡的安心感。
  但竹霜降的脸上,却满是泪痕。
  哭过之后,又是泪水,不断的泪水重叠,就是她脸上的模样。
  从【钢之羽】摧毁那一枚血肉火箭之后,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距离他们抵达神圣同盟,也一周有余。
  竹霜降没有和其他人说话,只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几乎没有吃东西。
  那一天,白歌没有回来。
  因为高温而崩解的飞行者一号的残骸,甚至还没有等到坠落大地就焚毁殆尽。
  竹霜降不管怎么寻找,也找不到白歌的星辰。
  她知道,白歌又一次欺骗了自己。
  他没有回来。
  虽然知道,自己这么意志消沉,肯定会被白歌嘲笑,但竹霜降却完全没有再度踏出房门,再度站起来的动力。
  曾经被一度点燃的希望,就这么熄灭了。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反正肯定是宿舍管理员他们吧。
  竹霜降没有回应。
  咚咚咚——
  对方又敲了敲门,接着,传来了些许后退的脚步声。
  正当竹霜降以为对方离开的时候,某种声音响了起来。
  咔哒——
  那是,某种金属机关碰撞的声音,竹霜降对此有些熟悉,因为那是扣动扳机之后,撞针击打在弹药上的声音。
  嘭——
  下一刻,竹霜降的房门被轰开了。
  坚固的锁被霰弹枪的弹药炸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一只手从窟窿里探入,咔嚓一声,小半个房门被撕开。
  嘭——
  一脚,碍事的大门被直接踹开,令竹霜降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门......”
  良久,她才这么说道。
  而那个人,站在竹霜降的门口,微微眯起双眼,随后走到了床边。
  右手抬起。
  啪——
  “这一巴掌,给不顾事务司的工作,自顾自地躲在这里意志消沉的监察官。”
  竹霜降的左脸被打了一个耳光,响亮透彻,那一侧白皙的脸庞顿时红肿了起来。
  那个人又反手,在竹霜降另一边脸上留下第二个耳光。
  啪——
  “这一巴掌,给明明被舍命救了下来,却不好好珍惜生命的竹霜降。”
  竹霜降一脸懵逼,她只能感到脸上火辣辣的。
  她抬眼看向对方,对上了那凛然的视线。
  那个人抬起了两只手。
  就在竹霜降被惊吓到,害怕地闭上双眼的时候,那两只手轻轻地,放在了竹霜降的脸颊上,令耳光的痛楚被缓解,只有轻柔的身体的触感。
  哐——
  那个人的额头与竹霜降的额头相碰,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竹霜降睁开眼睛,只能看到一双绯红如血的眼眸正倒映着自己的模样。
  “难看。”
  那个人说道。
  “本来我还想给你一巴掌,因为你偷跑的那些事情,不过要是被那个家伙知道了,又要说我暴力了,我可得有包容心才行。”
  那个人的吐息吹拂在竹霜降的脸上,让她鼻头酸酸的。
  “就让你照看他几个月,就变成这个样子,所以我才说你赢不了。”
  那个人放开了竹霜降的脸,站直了身体。
  她穿着米白色的灯笼袖衬衣,外套一条黑色的,有蕾丝点缀的长裙,裙摆如同夜幕中的繁星,有亮片点缀,闪闪发光,黑色的长袜之下,是一双中跟小皮鞋,扣带上还有一朵白色的小花儿。
  她黑色的长发柔顺,一撮白毛隐藏其中,人偶般精致好看的脸上,一双绯红澄澈的双眸正直视竹霜降。
  “都是因为听说出了这些麻烦的事情,所以我才匆匆赶到这里,没想到就看到你躲在这里哭,这算什么?”
  “给我好好打起精神!”
  那个人,少女,爱恋抓住了竹霜降睡衣的领口,将其直接拖下了床,踩着赤脚被拽出了房门。
  “可是......可是,白歌已经不在了啊......”
  竹霜降无力地说道,多日没有进食让她身体虚弱,几乎站不稳脚步,只能扶着爱恋,紧紧揪住了她的裙摆。
  “即便如此,我们也要努力活下去。”
  爱恋对此,嗤之以鼻。
  她抱住了竹霜降,随后说道。
  “而且,你什么时候产生了那个家伙已经死了的错觉?”
  “哎?”
  竹霜降的双眼,一时睁得很大。
  ...
  ...
  时代广场,一处喷水池旁边。
  这里雕塑雕刻着一名孩童,在旧时代的传说中,他依靠撒尿拯救了整座城市,因此被铭记下来,到了大崩坏之后的新时代,这雕像又以历史照片为蓝本重新雕刻出来,放置在城市广场的一隅。
  一名少女正在喷泉旁边的小道上散步,看着秋天的落叶。
  她穿着一袭水蓝色的长裙,有着金色微卷的长发,如同湖水般湛蓝清澈的双眸,有着符合年纪的可爱。
  只不过,少女眉头紧锁,一脸忧郁,让人心生怜爱之意。
  她假装在四处看风景,但实际上,目光却一直留意着周围,穿着黑色西装,戴墨镜的男人们。
  这些名义上是自己的保镖,但实际上,却是监视她的人。
  少女的名字是爱丽菲尔·克莱因,也就是克莱因财团名义上的掌权者。
  只不过,财团的实际权力已经被父亲的好友,哈沃德·莫里斯掌握,想必再过一段时间,爱丽菲尔就会“被传闻”和这位年近五十的长辈产生情愫,并且最终嫁给对方,将克莱因家族的所有财富都托付给哈沃德·莫里斯吧。
  是的,爱丽菲尔·克莱因被囚禁了。
  她曾经试图逃走,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但爱丽菲尔·克莱因并没有放弃,她依旧在等待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这位金发的少女眼角似乎瞥见了草丛中的一只兔子。
  “兔子?”
  在这个季节,莫纳克亚的市中心,怎么会有兔子?
  爱丽菲尔试图寻找那一只兔子,却怎么也找寻不到。
  只有,在水池边,站着一个男人。
  他身穿讲究的黑色西装,头戴半高丝绸礼帽,拄着一根木制手杖,戴着泛西海人热衷的单片眼镜。
  “小姐,如此愁眉不展,是否是有着什么烦恼?”
  那个年轻男人一边询问,一边朝着爱丽菲尔的方向走来。
  令爱丽菲尔惊讶的是,一般而言,这样贸然接近她的行为,肯定早就被自己身边的保镖拦住了,甚至有可能被直接射伤,但那些黑西装的保镖们,竟然对这个男人的出现无动于衷,似乎根本没有觉察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一般。
  “刚才你绕着喷水池行走了六圈,换算成步伐一共三百八十四步,换算距离则是一百八十四米。”
  他一边说着,来到了爱丽菲尔的面前,轻轻点头致意,朝着这位被困于囚笼之中的少女伸出了手。
  “虽然是个冒昧的提案,但若不嫌弃的话,能否让我听听你的烦恼呢?”
  “你、你是谁?”
  爱丽菲尔有些惊讶,又有些警惕,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十分奇怪。
  “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欺诈师】而已,或者,你也可以称呼我的另一个名字。”
  他扶了扶单片眼镜,露出了一个对爱丽菲尔而言,有些奇妙而诡异的笑容。
  “怪盗J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