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夜店人身险3


小说:市井之辈   作者:第十个名字   类别:都市生活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哼,狗鼻子!”徐颖的脸蛋还疼呢,根本没好气。
  “姜叔是不是姜彦哲姜总?”古人不是说过,坚固的堡垒总是容易从内部被攻破。
  只要和某个人凑得足够近,那这个人的秘密就会时不时露出来一点,藏都藏不住。这不,还没等洪涛找机会问呢,于亚楠就把个人隐私主动献了出来。
  “对啊,他是我妈妈的助手,小时候父母经常忙工作不在家,都是让他来照顾我。姜叔什么地方都好,就是为人太古板了,还喜欢打小报告,颖颖最怕和他在一起,对吧?”
  面对如此阴险的对手,于亚楠没有丝毫戒备,一口气说完了姜彦哲的来历,还嫌不够,又去问徐颖的感受。
  “怪不得姜戈总也不回家住,我要是有这样的老爸几个月就会疯的!亚楠,你还不知道吧,姜戈被姜叔赶到国外去了,好像在吉隆坡。”一说起姜彦哲的黑暗历史,徐颖也不揉脸了,从后排探过头神神秘秘的讲起了她知道的小道消息。
  “你怎么知道的?我打过好几次电话,号码都是空的!”很显然,这个消息于亚楠不知道,很是惊讶。
  “嘻嘻嘻,我有小阮的电话,问她呗!喂,大叔,要不要帮你介绍个越南妹子啊?非常漂亮,比我还漂亮!”徐颖真是个没心没肺的性格,脸蛋上被捏出来的红斑还没完全消退呢,就忘了疼,又拍着洪涛的肩膀开始挑衅。
  徐颖的手机屏幕上有个年轻女孩子的半身照,穿着薄薄的棉麻类上衣,还是斜襟的,有点像民国时期的打扮。没有化妆、没有首饰,但非常明艳,眼睛、鼻子、嘴唇、脸型,包括头发,多一点少一点都属于缺陷,可她全给长合适了,两个字,完美!
  不光脸蛋漂亮,长长的脖颈、圆滑的肩头、饱满的胸脯也都养眼。唯一的缺憾就是只有上半身,看不出来整体效果。如果腰、臀、腿、脚没有大缺点的话,就是个祸国殃民的尤物,至少洪涛这么认为。
  尽管已经有咽口水的感觉了,洪涛依旧保持着斜眼旁观的状态,多一半眼神还不是看手机,而是溜进了徐颖的衣领里。大发现!这丫头里面居然没穿,只是贴了两片薄薄的东西。
  毕竟是活了几辈子的老妖怪,又吃过见过,仅凭一张照片一个活体生香,愣是没让洪涛身体有太大反应,至少还有一半血液供应着大脑袋。
  “呦……啧啧……真是长绝了!是你比漂亮,但没亚楠完美。我看女人吧,脸不是第一位的,相比起来身材和气质更重要。把这几个要素综合在一起才是女人的最终得分,如果说亚楠是九十九分,那你只能得八十五分。”除了客观肯定了照片上姑娘的相貌之外,洪涛还阐述了自己的审美观,并做了点评。内容很简单,世界上漂亮女人多如牛毛,各显风骚,但只有于亚楠是最独特、最完美的!
  “哎呀呀呀……恶心死我了!亚楠,应该让大叔去当公司的品牌部负责人,他可比广告公司那帮人能吹多了!静静姐说的一点都没错,他根本就不要脸!”
  这次徐颖还真不是装的,鸡皮疙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布满了胳膊,嗖的一下坐了回去,好像离近了也能加重呕吐感。
  不过从她眼睛里射出来的不光有厌恶,还有仇恨,任何一个女孩子也不愿意被男人当面评价不如别的女人,这个仇算是结瓷实了。
  “她叫阮灵,还和外婆住在越南。她还有个妹妹叫阮琳,是我们的同学,也是姜叔儿子的女朋友。但我们不太熟,颖颖和她关系比较好。”
  于亚楠倒是没喜出望外,但也没推辞,而是借着介绍照片上女孩的机会,把这番赤果果的过誉给全盘接受了。唯一能体现内心活动的就是脸蛋稍微有点红,但在晚上也看不太出来。
  “咱们去哪儿?”姜哥是个突发情况,洪涛还没想好该怎么不露痕迹的提问。
  “离上次徐叔请客的那座楼不远,但有八十多层高。”别看于亚楠表面上没太多表示,但心里估计指不定怎么乐开了花呢,傻傻的坐了好几分钟愣是没发现车子还停在原地,也忘了说要去哪儿。
  “哦,AtmosphereBar,出发!”原本洪涛还在琢磨到夜店里之后该怎么尽量让她俩少惹是非呢,听了要去的地点之后立马全身心都放松了。
  误会,完全属于误会,于亚楠没有表达清楚。这个地方上次到亮餐厅的时候自己还看到了宣传单,是个以鸡尾酒、红酒、爵士乐为主的商务Bar,不是CLUB。不敢说去的都是好人,但都比较道貌岸然,真没人下药捡尸。
  “阮家姐妹为什么一个在美国一个在越南?”随着车子上了主路,洪涛也想好该不该问了。可以趁热打铁但不能太直接,由漂亮女人代入的话比较符合自己的性格。
  “虚伪!刚刚还说亚楠最美,转眼就打听起别的女人了,哼!”如果王雅静在这里,不一定是这番话,但肯定是这种口气、这种态度,徐颖简直就是个影子。
  “阮琳是新移民,她妈妈是护士,在越南社区很有名,收入也不错,完全可以把阮灵也接到美国。可阮灵不走,她从小是跟着外婆长大的,外婆不走她就不离开越南,明白?”于亚楠还是比较厚道的,没把洪涛想的那么坏,详细的讲述了一家越南移民的辛酸泪。
  “太明白了,老人嘛,故土难离、叶落归根。阮灵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姑娘,忠孝两全,难得!阮琳做为新移民,能顺利融入社会,还找了个华裔男朋友也不容易。可我纳闷的是,姜总的年纪应该比你父亲大不少,那他儿子是不是也要比你们俩大很多啊。一个华裔找了个越南移民,难不成这里有钱的关系?”对于这个简单而又复杂的故事,洪涛先是表现得很能理解,然后又显得很龌龊,满肚子男盗女娼。
  “姜戈只比我们大七岁,亚楠的冰球就是他教的,小时候还总带着亚楠出去玩。可惜大学毕业就被姜叔逼着回国了,听说也在帮于叔管理公司。可是这次回来没看见他,原来去了马来西亚。”
  徐颖马上纠正了洪涛的想法,还把她对姜戈的印象仔细描述了一番,用来证明不像某些人脑子里琢磨的那么龌龊。
  “叫的还挺亲切,要不你也叫我声哥试试?”还别怪洪涛心思龌龊,他真有点搞不懂叫爹都直呼名字的徐颖,为啥把姜彦哲的儿子叫得这么亲切,里面肯定有事儿!
  “哈哈哈哈……你也上当啦……哈哈哈哈……”不知道徐颖又是哪根筋搭错了,突然笑得前仰后合,短裙下面也走光了。
  “他名字就叫姜戈,干戈的戈,不是哥哥的哥……”旁观者清,旁边听的也容易清楚。于亚楠听明白了,也笑了,不过她比徐颖矜持,还知道捂着嘴别把槽牙露出来。
  “这倒霉名字……那他干嘛跑大马去,想创业留在国内不好吗?”听到这个回答洪涛差点抡圆了给自己个大嘴巴,白绕圈子了,合算答案人家早就告诉了自己。要是因为同音字错过了一个重要人名,多冤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姜戈好像不是自愿的,是姜叔逼着过去的。听小阮说,姜戈在那边很不开心,活动还受限,和蹲监狱差不多!”这个问题还是徐颖回答的,于亚楠连姜戈在哪儿都不清楚,也只有听的份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