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夜店人身险5


小说:市井之辈   作者:第十个名字   类别:都市生活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我翻译一下您的意思啊,看看是不是理解对了。百度搜索文学网,更多好免费阅读。有个爹挺横、在京城关系挺硬的富二代想追求亚楠,亚楠本人并不同意,于总那边也不好直接出面干预,想通过比较个人层面的方式让对方死心,不过多牵扯到公司?”
  一分钟之前洪涛还觉得自己的任务很轻松呢,只要不换场子,在这里充其量就是拖两只醉猫安全回去呗,没任何难度。
  可是听了蓝思萍的话,才知道天下真没有白吃的午餐,应该也没有白喝的酒,这个新工作好像比对付那帮坏小子危险多了。
  “怪不得亚楠非要让你当助理,确实有点能力嘛。当初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你太能装了!”
  蓝思萍对于洪涛的理解能力非常满意,但表情马上就幽怨了起来,不光把身体贴在了一起,手上还有动作,非常暧昧的点了男人脑门一下。
  “这事亚楠知道吗?”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洪涛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脑子里已经开始了高速运转,玩命判断着形势。
  不帮吧,于公于私都说不过去。私人助理是干啥的,不就是帮雇主在私事上排忧解难嘛。如果关键时刻掉链子,别说于世达会有看法,于亚楠这边应该也会不再有信任。那样的话前期这几个月的工作可就白费了,以后再想弥补都够呛能奏效。
  帮忙吧,有点小风险。京城里的各种二代们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么嚣张跋扈,恨不得踩下脚就得把人打成半残。
  尤其是像这种打算接手家族产业的二代们,和正常人也没什么大区别,无非就是混的圈子不同,能力上比普通人大点,接受到的信息量足一些,机会更多一些。
  但是吧,这里面有个特例,那就是女人。你做买卖坑了他们钱、上街踩了他们脚、不小心撞了他们车,都没啥大问题,说不定比普通人还通情达理。百度搜索文学网,更多好免费阅读。但要是有人抢他们看上的女人,很可能为此真的结仇,因为这会让他们在圈子里很没面子。
  如果说对方势力大、背景硬、长得帅也就忍了,可让自己当护花使者,除了能让脸丢的更彻底之外,没啥缓和余地。
  这就好像洪涛被孙警官揍一顿,大家都能理解,也不会太过瞧不起。但要是被孙连胜当街一顿臭揍,以后再和谁叫板谁就都不怕了。而且这种坏名声还是跟一辈子的,就算孙连胜死了也甩不掉。
  “她还不知道,最好也不要让她知道。以她的脾气,很可能会和对方直接挑明,那样双方就都没有回旋余地了。”
  “那我问个问题啊,要是我没来这件事儿该怎么处理呢?”对于蓝思萍的回答洪涛很不满意,合算您灵机一动就把我给舍了,还得当幕后英雄,凭什么啊!
  “这个情况来之前我已经和于总汇报了,他正陪着市里的领导和外聘的专家团队在工厂那边实在走不开。但意见很明确,亚楠必须保护,分公司也不能因此受到伤害。具体情况由我掌握,实在不成就只能让亚楠回美国继续上学,这边由我兼任。洪总,拜托拜托,我那边还一大摊子事儿忙不过来呢,要是再过来主持分公司的工作,用不了半年就得老十岁!”
  能看得出来,蓝思萍确实很焦虑,一边说还一边用眼角不停的向吧台拐角那边瞥,像是有什么怪兽要出现似的。
  “成吧,我就看在您的面子上舍身取义一次。但您得记住哦,这个人情不小,我可是顶着雷呢!”
  一听说于世达要让于亚楠回美国躲避,洪涛就知道自己责无旁贷了。除非向把这个局撤了,否则不管顶得住顶不住也得试试。可话不能这么说,人情记在于亚楠头上也没用,干脆就多拉一个垫背的吧。
  “放心啦,我可不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连上次那顿饭一起记着,以后但凡是你招呼我随叫随到!”
  听到洪涛答应出面解围,蓝思萍的眼睛立马就不往吧台那边瞥了,重新换上迷死人不偿命的表情,对男人挑起自己下巴的手指熟视无睹,还把胸脯挺了挺,让两个人的身体贴的更紧了。
  “那就走吧,介绍的时候别说我是亚楠的助理,就说是朋友,是经常一起打球、吃饭、泡夜店的那种异性朋友,还有就是必须提醒徐颖别让她说走嘴!”
  看着眼前这张精致的小脸、鲜艳的红唇、勾人的双眸,洪涛也忍不住有点反应了。赶紧松开手指,虚搂着女人向卡座走去。
  经过简单的寒暄,洪涛很快就认识了两位年轻有为的准企业家和三位秀外慧中的铁娘子接班人。说起来也怪,有钱人家的姑娘好像比穷人家的普遍质量高一点,不见得有多漂亮,但也不会长的太歪,再加上不差钱的装扮,总体都是中上水准。
  不过吧,这五位青年才俊一听说洪涛只是个吃瓦片的包租公,有来有回的聊天内容就没了,大多是和于亚楠、徐颖、蓝思萍聊,就算有交流也是敷衍两句。
  别误会,他们不是瞧不起人,也是不是歧视穷人,是真没的聊。而且吧,他们说不定还是好心,怕让洪涛尴尬,才不主动挑起话题。
  为什么这么说呢?很简单,生活圈子不同,每天做的事儿也不同,确实不容易聊到一起去。人家工作之余出门喝杯咖啡,少说也得点一百多的。随随便便买件能出门穿的衣服,三五千得算地摊货了。
  聊车?洪涛那辆斯巴鲁,人家保姆买菜用都嫌太次。聊酒?人家都是按照年份产地喝。聊夜店?人家如果不是应酬,玩的都是私人会所。
  就这些东西,包租公就算偶然染指也不会太熟。你说真聊起来,只能听别人讲故事,一句话也插不上。不光听的人尴尬,讲的人也没意思,索性就不聊了吧,确实是好心。
  “哈喽……今天有什么推荐吗?”傻乎乎坐在一边听着别人聊天不是洪涛的风格,你们不愿意和我聊,那我就去找愿意的人。比如吧台里的酒保,或者叫调酒师。
  “bitezgarden、dragonblood,我葛人尖姨宣侯这……”调酒师是个三四十岁的白人男子,络腮胡子不太重,修剪的很整齐,黑卷发黑眼珠,像是南欧人,中文说的也很拉丁向,除了我字,就没一个在韵上。
  “来杯龙血吧,你是意大利人?”拜特兹花园是款什么酒洪涛不知道,很多调酒师都有自己的拿手鸡尾酒,而且他们和洪涛一样,喜欢自己给作品起名字。
  但龙血洪涛喝过,不管怎么变,基础口感还是龙舌兰。一百出头一杯的价格就别乱尝试了,还是找个熟悉的喝吧,免得浪费。
  “我父亲出生在土耳其,我出生在皮蒂利亚诺,沃尔肯.埃尔比勒,快乐的艾比!”
  听到洪涛一口就说出了自己的来历,用的还是英语,调酒师马上露出了拉丁民族骨子里的热情,把家庭住址、姓名全都倒了出来,生怕不够热情,干脆连小名或者昵称都招了。
  “艾特洪,百分百的京城人,但我去过你的家乡,那里应该有个小镇叫做瓦莱道尔恰,对吧?”洪涛本来就是过来没话找话聊的,见对方有了回应,立马伸出手自报家门。
  他为啥不去找另一边的调酒师呢,原因就在民族上。那位一看外貌就像西欧人,想聊天的话,欧洲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比意大利人还碎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