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编号01冒险者


小说:诸天提刑官   作者:六卦有坎   类别:奇妙世界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天级神话强者,大罗之血......竟然还有连太都无法抹杀的逆神者,看来这诸天万界水还深得很呢,我确实连冰山一角都没有看到。”沈行知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霍棠的话中包含了太多的信息,有些信息甚至只是一个简单的词汇,就让沈行知联想到了许多。
  “难道那只青色巨鸟是某位逆神者?冒险者中还有妖类?”许久之后沈行知平复下心情,他再次开口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霍棠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立刻回答沈行知,而是又对液态金属机器人下达了新的指令。
  接着液态金属机器人双眼中的光束消散,不过下一刻又投射出新的光束,这次在沈行知眼前出现的是另一个全息影像,影像中一只只神话中的飞禽走兽一闪而过。
  “这是我花费积分在太墟殿查阅的,只不过你看到的影像是我凭记忆重新临摹出来的,与原版只有七八成相似。那么你看到的青色巨鸟是不是这个样子?”随着液态金属机器人投射的全息影像变化,霍棠继续解释起来,最后影像停下投射出的正是一只青色大鸟。
  沈行知有些震撼的看着青色大鸟影像,虽然液态金属机器人投射出的比不上沈行知看到的那只那么神异,不过外形上确实相差无几。
  “是它,虽然当时只是惊鸿一瞥,但这独特的气质绝无仅有。”沈行知很快确定自己当时在大周世界看到的就是这种大鸟,甚至他还隐约有种错觉,自己看到的那只和眼前投影中的就是同一只。
  下一刻霍棠又继续说道:“它的名字叫青鸾,是诸天万界中最顶级的神兽之一,沈兄可能还不知道吧?这种天级神兽都是诸天唯一的,也就是说不管你在什么地方看到它,也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都是那唯一的一只青鸾。”
  “诸天唯一的天级神兽?怪不得能让手握天级道具的冒险者远遁......”沈行知心中越发震撼,也终于明白了地字0009小队为什么走的那么干脆了。
  从霍棠的话中沈行知还知道了地级与天级的差距,地级强者被称作传奇,是被无数时空和世界传颂的存在。可天级直接被冠以传说,也就是根本无人真正的见过他们,这些强大的天级存在,只存在于古老的传说中。
  “青鸾到不算严格意义的逆神者,不过我从一些太墟殿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逆神者的首领代号也是青鸾,而且某些信息指向显示,这位逆神者首领很可能就是太墟殿的01号冒险者,也就是‘太’选择的第一位冒险者。”霍棠继续说道,她说的每一句话在太墟殿中都属于等级极高的机密。
  沈行知是听得入神,却还不知道霍棠说的这些连大多数地级传奇小队都不会知道的这般清楚。
  “也就是说即便青鸾不是逆神者首领,也与那位首领有着极深的关系,或许就是那位的代行者?”沈行知若有所思的说道。
  他本来很想说神兽青鸾可能是01号冒险者的宠物,只是一想到那可是天级神兽,又觉得就算01号冒险者很强,也不至于强大到收服天级神兽做宠物。
  “应该和沈兄说的差不多吧,反正据我所知,逆神者每次出现都是与太墟殿所对立的。比如太墟殿的任务如果是毁灭一个世界,逆神者往往会想办法拯救那个世界。有时候太墟殿还会派遣一些实力强大的冒险者小队,进入逆神者出现的世界进行斩杀任务,不过这种任务通常只有地级以上队伍才会接触。”霍棠继续说着逆神者的话题,显然她也曾重点关注过与逆神者相关的信息,而她这番话也解释了为什么青鸾会出现在大周世界。
  沈行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然他目光一凝,有些意味深长的对霍棠说了一句:“所以你也是逆神者对吗?”
  霍棠明显愣了一下,而后她若无其事的答道:“沈兄真会开玩笑,你觉得会有我这么弱的逆神者吗?而且如果我是逆神者的话,‘太’还会让我活得好好的吗?”
  沈行知有无数怀疑霍棠的理由,但是霍棠只用了两句简单的反问来回应沈行知。
  偏偏霍棠的这两个解释无懈可击。
  “如果你不是逆神者,又如何解释你能了解的如此清楚?而且你一直在有意的引导我,让我觉得青鸾的出现合情合理。我不相信一个临时小队的冒险者,会将积分花在这些无法增强自身实力的消息上,你的行为根本不合常理。”沈行知没有因为霍棠的否认就相信她,而是继续说出了自己怀疑的理由,
  不过直到此时沈行知对霍棠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敌意,不是因为有太墟殿无法向队友出手的限制,而是因为沈行知并没有将逆神者视为敌人。
  “是吗?每个人的目的不同,行为自然也就不同,我不认为这样就不合常理了。而且每个人都有一些属于自己的小秘密,沈兄不是一样也有吗?其实如果说我像是逆神者,那么沈兄应该更像逆神者的,虽然存在着不返回太墟界的方法,可从没有冒险者能够提前降临任务世界的先例。大多数冒险者在太墟殿的任务中只是为了不断变强,但也有一些人怀着其它的目的,或是他们的梦想,或是不得已而为之,而我的目的就不是为了变强,我借助太墟殿的力量,不断经历任务世界,只是为了寻找一个人.......”霍棠神色淡定的说道,没有因为沈行知的怀疑而产生多大的情绪波动,反而冷静的分析起沈行知更像逆神者,但最后她又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找一个人?”沈行知有些惊讶于霍棠的理由,直觉又告诉他霍棠并没有撒谎。
  霍棠点了点头,便没再说什么。正如她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真正的队友是不会去窥探这些秘密的,只要大家没有本质上的冲突,其它的也不那么重要。
  “既然如此,依你看在这个任务世界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沈行知没有再谈论与太墟界或者那些天级地级强者相关的话题,相比于这些还有些遥远的东西,如何渡过这个任务世界才是当务之急。
  “你已经接了可选任务,那我们自然是先全力完成你的任务,同时看看我能不能触发任务吧。你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倒是不错,一旦我们协助长岛时政攻破高天原,一定能获得巨大的好处。”霍棠神情有些兴奋的说道,她首先考虑的倒还是整个团队的利益。
  沈行知闻言点了点头,接着他也继续说道:“我倒是对可选任务有些想法,我估计要触发可选任务,应该是涉及到改变世界进程,待我返回镰仓就向叔父举荐你,我有个想法或许可以让你触发任务。”
  这一次霍棠明显表现得有些意外,她没想到沈行知看起来像个好奇宝宝,但实际上心中早就有了一整套计划。
  片刻后霍棠有些无奈的一笑,语气也没有先前那么自信的说道:“我忽然感觉和沈兄成为队友,自己好像变得一无是处了,我都快不知道自己在团队中的定位了。”
  霍棠神情也不像开玩笑,一个团队每一个人的定位确实很重要,如果某一个人定位模糊的话,那么说明他的存在已经不重要了。
  沈行知自然明白霍棠的意思,他神情郑重的对霍棠说道:“你这就有些妄自菲薄了,即便以后我们这个队伍还有人加入,也无人可以取代你的位置。”
  霍棠不明白沈行知为什么会如此郑重的说出这种话,只是下一刻她的意识中就出现了太墟殿的提示:“收到来自队友沈行知的积分转赠20000点。”
  “沈兄你这是?”霍棠一脸不解的看着沈行知。
  “我无法兑换太墟殿的所有实物道具,所以这些积分不是送给你的,我希望这次你返回太墟殿时,帮我兑换几件道具。”沈行知立刻开口解释起来,这个转赠积分让队友帮自己兑换道具的迂回策略,也是沈行知思虑良久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策略,沈行知才接受了霍棠的组队建议,同时将自己一部分秘密告诉了霍棠。
  听到沈行知的解释,霍棠终于一脸释然,她总算明白了对方同意组成正式小队的真正原因了。
  “沈兄想要什么?”霍棠认真的问了一句。
  “类似延寿果或者寿元丹这种快速增加寿元的道具,具体兑换什么你自己定就行了。另外我想请教一下,你那个可以易容成别人的手段,是功法还是道具?”沈行知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些都是他想了许久的。
  霍棠没有询问沈行知为什么需要增加寿元的道具,只见她随手一翻掌中便多了一张面具。
  那面具看起来平平无奇,就好像是白纸糊成的纸壳面具。
  “这是一件玄级道具,名字很普通就叫复制面具。这件面具可以帮你易容成你见过的所有人,相貌体型上不会有丝毫破绽。但是缺陷也是明显的,那就是它只能形同而无法做到形神兼备,所以亲近之人还是很容易就看出破绽的,另外它的易容变化也瞒不过天级强者的眼睛。”霍棠将复制面具递到了沈行知跟前,详细的解释了这件道具的用途。
  “收到来自队友霍棠的道具转赠,获得玄级道具。”当沈行知拿到面具那一刻,意识中也出现了太墟殿的提示。
  沈行知朝着霍棠点了点头,很自然的将复制面具收下,这个道具他拿来有大用处,但却不是现在用,也不是给自己用的。
  “对了,你说这次那两个新人很古怪,他们好像知道这个任务世界的剧情?”收下面具沈行知又开口说道,这时候才有时间询问关于郑叱和詹小兰的事。
  “我已经将他们的映像都记录下来了,沈兄看完就知道了。”霍棠说话时再次对液态金属机器人下了指令,下一刻液态金属机器人的双眼中再次出现投影。
  投影是液态金属机器人的视角,而画面都聚焦在郑叱和詹小兰身上,画面一直从两人降临这个世界,到最后逃离长岛城。
  当沈行知看到郑叱和詹小兰敲击手指交流的时候,虽然他也不知道两人交流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但那看似毫无规律的敲击动作,让沈行知想到了另一个世界大名鼎鼎的摩斯密码。
  “这两个人既然烧毁了伽叶子小姐的房子,应该是知道杀死伽叶子小姐的方法,而且我估计他们应该都接到了可选任务,不然他们也不会冒这样的险,现在要将他们吸收进小队已经不可能了,我的建议是最好想办法除去他们两人。”霍棠依旧坚持杀死郑叱和詹小兰,因为她从这两个新人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那是一种来自本能的感受。
  沈行知心中无比的震撼,这是他第一次遇到疑似来自地球世界的人,不过他表面不动声色,只是略带疑惑的问了一句:“他们可以说过自己的名字?”
  “男的叫郑叱,女的叫詹小兰。对了,他们在介绍自己名字时,刻意提到了一个叫郑成功和詹天佑的人。我想他们也是那个时候确定彼此来自同一个世界的,虽然我那时也用言语干扰了他们,让他们产生了嫌隙,但是很快他们又再次建立了信任。”霍棠将不久前的经历一一到来,在面对郑叱和詹小兰时她其实一直都在想办法分化两人。
  “知道了,我会动用一切力量将他们两个击杀在这个世界。”沈行知无比认真的说了一句,语气坚决斩钉截铁。
  他也实在害怕和这两个人成为队友,虽然这两人的名字和他熟悉的圣母郑还有大胸妹有些差异,但除开这一点他们和那个克死队友的中洲队没有任何差别!